美文欣赏:无知者的无辜辩白:断头王后——玛丽·安托瓦内特-云顶集团官网手机版
[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]

美文欣赏:无知者的无辜辩白:断头王后——玛丽·安托瓦内特

发布者:广播台发布时间:2018-05-18浏览次数:389

【片花】

生在华美年代,不知何谓哀愁

铅粉饰面容,佯装不禁风

摇曳宫廷,无欲粮与餐

且将马卡龙填腹,优雅束起腰,欣赏丝绸、花边、绣珠

  

荷叶边撩拨心弦、假发高耸、银烛高照

倏地晕眩——

是因束腰太紧还是铅粉的毒中的太深

我的追求者反而认为这更加迷人。

  

祖母绿、鸽子血、锡兰猫眼

阿方索的《教士戒律》中

一条蟒蛇的眼睛是真正的红锆石

约旦河谷曾被发现长出翡翠项圈的蛇

我华丽的一生直至肋条妖艳插入心脏

  

轻浮奢靡,一片繁华之地

旁人注视我都投以微笑。
然后最后,他们一个一个走掉。

  

  

无知者是否有罪,有罪者可否无辜。少女情怀本是温情脉脉,历史光芒四射而黑暗无边,两者相见,幻化成悲剧人物尸体上的跳火如歌。本期光影留声,让我们一起走近断头王后玛丽·安托瓦内特,聆听她在历史舞台上书写的轻狂日记,和未曾言说的无辜辩白。

  

  

part1.玛丽公主

出生在维也纳的奥地利帝国公主玛丽·安托瓦内特,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茨·斯蒂芬与奥地利女王玛丽亚·特蕾西亚最小的女儿。玛丽公主肤色白皙,加之喜好穿着水蓝色礼服,披着过肩的金色细发,一副绝世美眷的模样。玛丽的蓝紫色眼睛极为应景,时常透露出幼年公主的羞涩心事。细长的脖颈是少女的象征,与成年贵族不同,玛丽公主的脖颈不总是直挺挺的,这也象征着她的骄傲任性,反复无常。但她不过是一位少女,叛逆又何尝不可原谅。十八世纪,充满巴洛克气息的宫廷用深深浅浅的绯色、粉蓝色、奶油色堆砌出甜蜜的细节,用丝绸光泽和悉索脚步讲述着欧洲往事。

1766年,法国王室正式向11岁的玛丽公主求婚,奥地利宫廷欣然应允。1770年,14岁的玛丽公主踏上法国国土。历史乘着童话中的梦幻马车,玛丽和陪嫁的少女们坐卧在丝绸车垫中。湿气氤氲,森林在车外驰骋而过,少女玛丽来到奥地利与法国的交界处。迎接她的是有着直挺脖颈的法国女管家,是对少女友好的拥抱感到诧异的成年贵族。女管家领玛丽走近更衣室,此前她是身着纯白礼服的玛丽公主,此后是一人独行清瘦背影。

人物如果可以游离历史之外,她或许可以旁观自己的人生:那些黯淡的晚安的帷幕,留恋美味蛋糕的细腻手指,歌剧院里唐突而孩子气的欢呼,婆娑各色蕾丝的神情,投掷象牙骰子的欢愉神色,驻足田园牧歌的柔和空气,一段段活色生香的过往,都凝练在清晨雾气弥散的离别里。淡金色的头发除却了成为王妃后漩涡般张狂的造型,玛丽回到那个柔发拂面的十四岁状态。

  

她应是早晨的阳光晚安的

你希望她也会是唱片机

她应是混着威士忌香味的硬邦邦的曲奇

  

她应是眼睛如星星般闪烁的爱人

应在爱人需要时像飓风骑士一样自由飞奔

她不过是在呼吸交汇中偷偷品尝了烈酒的气息

  

但从她离开祖国的那一刻起

她不知为谁燃烧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part2.玛丽王妃】

历史舞台上不断有人粉墨登场。粉墨是人事,是优伶本色。场是天命。

踏上法国领土的那一刻,玛丽就被要求抛下故国所有的东西,赤身裸体换上法兰西的丝绸,以及法兰西的宠物狗。她笑靥如花,开始懂得什么叫隐忍,慢慢挺直纤细的脖颈。

插《绝代艳后》中玛丽母亲来信的独白
遥远的国度,陌生的习俗,孤立无援的王宫,豆蔻年华的公主,收到母亲的来信,字字句句都是对子嗣的殷切盼望,只盼着她借枕边风在法兰西获得权力庇佑故乡。她的夫君却只知日骑马打猎,相敬如宾,轻轻握一下她的手,就此睡去,不管法国和奥地利对她肚子的期许和冀望。而她,也只能向家乡使臣含泪吼一句:我到底是法国王,还是奥地利公主。
这段婚姻,平淡无奇,死水一般。加上冷冰冰的侍者,冷冰冰的皇宫,以及所有的交头接耳,流言是非,毫无温情。玛丽将历史大背景全部抛却,只关注餐桌上私语表现欲望、嫉恨、排挤、刀枪,外人看来未免小气。但是说白了,玛丽的一生也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的一生,冒着忘记历史的风险,确然不够尽职尽责,但这也是她的权力。在玛丽王妃的眼里,她所看到的只有这些,不是历史或者时代。巴士底狱又或者暴动流民,离她的世界,从来都是遥不可及。
从公主到王妃,她觉得可以做的努力,无非就是去巴黎看一场歌剧,打破贵族看歌剧不鼓掌的习俗,站起身,用力挥动手臂,高喊太棒了。她觉得骄傲叛逆的事,无非就是面对皇帝宠爱的情妇,高昂着头,不屑一顾地走过。剩下的,也就只有遇到一群可以令她高兴的朋友,同他们一起挥霍无度,夜夜玩乐,反正她的丈夫不需要她。她的生活逻辑就是这么简单,也只能这么简单。
浮华的花朵,静谧的皇宫,她坐在朝阳下,拿着酒杯,身旁是酒肉朋友,玛丽供给朋友欢愉,朋友供给玛丽笑容。而他的夫君,他对她说的惟一情话是:亲爱的,不要把我们的财产都输完了,我要去睡了。对陪玛丽看朝阳,路易十六没有任何兴趣。

  

part3.路易十六夫妇

玛丽被放在温室里培育,然后被放出去引诱他人,最后还不是在妄言虚构的世界里度过看似快乐的一生。但那也不算太糟,没有丈夫的呵护,她还可以寄情奢靡的宫廷生活。那时她还年轻,不知道所有命运的馈赠,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路易十六是历史上有名的老好人,善良敦厚的超级锁匠,但历史没有放过他。法国人民借由砍下他的头颅,宣示着新世界的到来,这也算是他为法国人民所做的最伟大的一件事。但路易夫妇是无辜者。当女主管携着一众侍者涌至路易十六夫妇的寝宫时,身着绸缎睡衣的夫妇得知国王逝世,而终于低下脖颈的女主管所交付的,已是一个国库亏空的烂摊子。用众所周知的淫乱来代表玛丽王后,顺水推舟的把法国灭亡的归咎于她,实在是一个小人行为。一个宫廷女子,若她丈夫不宠幸她,她哪里来的力量去荒淫无度,毕竟她除了刻板的礼教之外什么都不会。充其量她也只不过算是一个礼教傀儡的放肆者。

至于路易夫妇......


珠光魅影,香车靡径,我乘着白色的马车,离开奔跑了14年的奥地利草地,穿越没有篱笆的边境,进入一场嚣华的梦境。我始终记得,当我穿着华丽的礼服走过面无表情的人群时,当我优雅地向言色冷漠的贵族们行礼时,当我抛下我的家乡的一切,走进这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时,我的丈夫,这个我将与之共度余生的男人,不在我的身边。 水晶灯,高脚杯,抬起上帝恩赐的双手,饮尽香醇的红酒。幸福是爱人的抚摸还是钻石的明媚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我能选择的快乐,仅是是否带有花边的衣袖。拥抱久未谋面的兄长,没有乡土的问候,只有母亲的政训。怀胎十月的产儿,是皇室的继承者,不是享受母亲奶水的婴孩。我亲手拾取母鸡刚下的蛋,摘下青草喂食小羊羔,我不是农妇,我是心血来潮体验自然生活的皇后。
当支撑黄金和宝石的橡木因为不堪重负而腐烂,我低下尊贵的头颅,敛起弄潮的裙裾,用最为优雅的弯腰礼,为你的繁盛且空寂的生命谢幕。
所幸的是,我对着菩提大道说再见时,我的丈夫,这个给了我一切的陌生男人,在我身边。

......患难夫妻,似乎也是一种赞美。

  

part4.断头王后
怪命运,还是怪血统。没有人告诉玛丽人世间还有其它别的什么活法。最后的最后,她终于生下一个女儿。她抱着她说,因为你是女孩,所以你才能完全是我。这个小公主,她惟一以为完全属于她的生命,却都被硬生生给奶娘抢走。她逃到了宫外的农庄。那里是她的天堂。养花,种菜,喂羊,挤牛奶,抱着天使般的小女儿在草地里打盹。然后,一如所有俗套的宫中故事一般,她遇到帅气的军官,不可自拔,夜夜偷欢,沉迷床第。
等到历史的栅门要被推倒之际,她也早已经厌倦了奢华。有人告诉她,臣民在饿肚子。她望着小女儿天真地说,我们都不需要钻石,对吗?工匠不再送钻石到皇宫,她也不再需要银烛高照,华服珠宝。只是,她的臣民只看到她高耸的云发,站在那遥远的宫墙之上。
这对生来不知疾苦的夫妻,在知晓暴动时,面对慌张的大臣,握着手坚守皇宫。竟让人不知是喜是忧。
历史上或许有这么一幕,路易十六去打猎,玛丽送他离开。那天,她那身淡蓝色的衣裙,宛若晴朗天空。爱人弯腰亲吻玛丽的手背,那一刻,他们似乎是普天下最相亲相爱的平凡夫妻。可惜,他们不是……

玛丽终究还是一个无知者对很多事情都没有概念,这也造就了她的奢华。

玛丽公主、王妃、王后,她的故事一如想象中的那般云发鬓影,珠光宝气,花朵繁硕。她穿每一件衣服,在凡尔赛款款徐行的时候,都是一幅画,赏心悦目。每个镜头无不流光溢彩,色彩斑澜,连带着让描述这故事的人都词藻叠出。
平日里,玛丽用少女独有的不羁的眼神吃蛋糕着脚底按摩。结束时,或许也没有历史书上那样富有的仪式感。和路易十六一起被推上断头台时,玛丽淡淡然说:我想说再见。”赴死的马车窗上倒影着凡尔塞宫的最后岁月,玛丽的脸上没有无奈,没有不甘,跟她一生的行为一样,没所谓。她的自由和性情与世不容,她在临终前说我的结束是我的开始,不说这是她结束骂名,更是得到了解脱。她的临刑,是她的屈辱,是她的解放。

世界就是这么终结的,不是砰的一声,而是嘘的一声,听不见任何辩白。


Baidu
sogou